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揭秘鄂尔多斯地下钱庄揭秘鄂尔多斯地下钱庄

2018-12-07 03:33:48

揭秘鄂尔多斯“地下钱庄”_揭秘鄂尔多斯“地下钱庄”_国内典当_典当

满大街都是急得四处借钱的老板,有钱的却都不敢借。鄂尔多斯到了该引导地下游资阳光化的时候了

2009年4月11日, 地下钱庄 老板万永年辞退了一名员工,这天,他接到两个,对方的声音近乎哀求,想和他把生意谈成,但万永年下决心不干了。

干这个就是刀口上舔血,起码现在我要收手了。

放贷暴富

半个月前,万永年拿到了一笔280万回款和近30万利息,这是他放贷三个月的所得。

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他开始着手解散公司。

他的公司没有名字,办公室设在伊金霍洛西街一栋居民楼里,是他自己的产业。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把熟人手中的钱以每个月1%~2%的利息借进来,然后再以3%~5%的利息贷出去。

发给公司仅有的两名员工每人5000元 遣散费 ,再锁上那道铁门,这就意味着公司关张了。

采访在万永年的 办公室 进行。打开一个月没有使用过的房间,两张布满灰尘的办公桌,桌上仍放着一只玉貔貅。在鄂尔多斯市,每个从事融资活动的 钱庄 几乎都会放上这个寓意 聚财 的宝贝。但现在,这样的办公点大多人去楼空。

经营钱庄两年,万永年手中的流动资金至少在500万左右。 我算是小庄家,这边做高利贷的,手中一般都有个两三千万。 万永年说。两年多前,万永年37岁,银行存款不足一万。

契机来源于铁西新区的平房拆迁。400平米的平房,加上近500平米的土地,他的手中得到了近12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

有了这笔钱,他首先想到的是 高利贷 。120万借给熟人,每月至少能拿1.5万的利息回报。

鄂尔多斯街道上,抬头即见典当行、投资公司、担保公司的招牌。鄂尔多斯东胜区黄金地段的中心巷,不足1公里的街道两侧便有十几家典当行,这些名义上办理典当、寄卖业务的公司,据当地人透露,大都在从事民间融资活动。

2005年刚准备拆迁之时,拆迁款还没到手,万永年的朋友就来向他提出借钱的要求,万永年却在脑里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劝说乡亲们把钱借给他,他再借给 煤老板 ,赚取中间的利差。

东胜(鄂尔多斯)人实在,讲究的就是一个信誉。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亲戚、朋友都信我。 万永年说服了两个堂兄万永一和万永欣,筹到了近300万元。

300万啊!我给他们写借条的时候手都在发抖!

笔钱拿到手不到一周,他就以每月10万元的利息借给了伊旗的煤老板,算起来他们是远房亲戚。 当时核定资质什么的,我都不懂,就让他写了一张字据,把房产证押给我。钱放出后我恨不得每天去煤厂看他们是不是在开工。

半年后,万永年筹集的300万变成了360万,他自己则净赚了30多万。

像万永年一样做地下钱庄生意的人为数众多。据内蒙古经济信息中心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调查估算,鄂尔多斯市民间借贷资金运作的总量在300亿~500亿之间。

鄂尔多斯市工商局统计资料表明,截至2008年9月,在鄂尔多斯注册的投资公司有305户、担保公司168户、委托寄卖商行54户、典当企业15家,共计注册资金161.53亿元。此外,批准成立小额贷款公司44家,其中有6家开始运营。

实际上,更多的民间借贷活动发生在没有正式办理工商注册手续的地下钱庄,其数量无法统计。

在万永年看来,发财就是一眨眼的事情。或许曾经跟他一样要到小巷口上公共厕所的人,半年不见,就开上了以前只能在电视剧中看到的悍马、保时捷这样的好车。

掮客生意

在鄂尔多斯这个中国的能源重镇,充满了一夜暴富的神话。煤炭业疯涨的利润足以支撑借款的高额利息。

一份来自内蒙古经济信息中心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显示,鄂尔多斯煤炭坑口价格由2003年的50元/吨,上涨到了2008年的550元/吨。业内人士测算,一般中小煤矿每吨煤的成本在50~80元之间,利润率高达10倍。

煤矿也变得格外抢手,几十万元承包的一个煤矿,两三个月间,价格就能翻几倍。

在万永年的熟人中,有一个来往颇多的陈辉。每年,陈辉都会为万永年介绍三到四笔业务,并从中抽取0.5%的利息 这是鄂尔多斯民间融资中介的平均收费。

1981年出生的陈辉是鄂尔多斯市人,号称对鄂尔多斯熟悉得闭着眼睛开车都不会开错。陈辉在当地两家矿业公司做财务,跟地下钱庄老板和煤炭行业来往密切。

这个地方大部分人都跟钱庄有关系,要么是庄家、要么是我这样的中介,更多的是把钱放进钱庄的普通人。 陈辉说。

借助于煤炭业,2003年开始,鄂尔多斯的经济也步入了飞涨阶段,2007年全市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2008年达到1.45万美元,排名全国第四。

持续数年的煤价井喷,使煤炭业成为鄂尔多斯市的吸金行业。而当地的金融体系并不发达。这个沙漠边缘的城市除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农信社、城信社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正规的融资渠道,由于银行贷款手续繁杂、审批时间长、担保条件高,民营企业或个人想要得到正规的金融贷款,几乎成为不可能。

一边是拥有大量闲散资金的富商和居民,一边是亟须投资创业者和民营企业,双方一拍即合。

鄂尔多斯的民间融资活动,有一条完整的利益链:资金提供者 庄家 中介 贷款者,这是一个熟人社会,靠熟人间的信誉维持利益链的运转,每一个环节都会产生一批富翁,外地人则难以介入。

两年来,万永年的 生意 始终没有跨出熟人圈 熟人 借给他钱,他又把钱借出去给别的 熟人 。借款手续很简单,万永年带人考察完项目,觉得赚钱保险,就和贷款人签下合同,再找一个担保人做担保就可借款。

2007年,人民银行鄂尔多斯中心支行曾向当地居民发出400份关于民间借贷情况调查问卷,问卷调查显示,2007年度,400人中有195人与典当行、投资公司、其他民间组织或个人发生过借款行为,占被调查人数的48.75%。

银行利率在地下钱庄面前显得可笑,没有人愿意将钱长期存入银行。银行的月存款利息只有3到4厘,如果把1万元贷给地下钱庄,每月2分的利息,一年下来就能赚2400元,而存在银行则只能拿到其中的零头。只要是有信誉度高的地下钱庄老板融资,大部分人随时会将资金投入进去。人们甚至会从银行套取资金反哺地下钱庄。把房子、车子押给银行,贷款出来放高利贷。扣去银行利息,资金回报率仍然可观。

凭借朋友资源,陈辉每月的收入保持在5万,座驾从初的 马六 换成了 奥迪A6 。

疯狂敛财之后的隐退

在鄂尔多斯市,什么能够赚钱, 地下钱庄 资金就流向什么行业。近年来,煤炭开采、房地产两大暴利行业成为 地下钱庄 主要的资金流向。

2005年开始,房地产行业受到鄂尔多斯 地下钱庄 的青睐。2007年,万永年的资金中,有4成借给了房地产开发企业。

本地人每家买两三套房子很正常。 万永年说。鄂尔多斯的房地产基本都是用民间资金堆起来的,借半年期的高利贷开工,等房屋差不多建好时,房子也预售得差不多了,高利贷也可以还清。即使是在2008年全国楼市不景气的大环境下,鄂尔多斯的房价还是每日见涨。东胜区的商品房,从2005年的每平米1200元涨至现在的5500元。

相对于民间资本的极度活跃,鄂尔多斯市政府的 无为 一直为外界担忧。

在鄂尔多斯市,不仅未注册的 地下钱庄 无法管理,即便是合法的民间借贷机构,也在从事非法的 地下钱庄 业务,处于监管失控的状态。

典当行属于特殊行业,其设立须得到公安部门的批准,而工商部门则承担对典当行的监管职责;投资公司只需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其业务运营没有管理部门;担保公司由经济管理委员会管理,委托寄卖行属特种行业,设立须经公安部门的批准后到工商局注册登记,也缺乏真正的管理部门。

就鄂尔多斯的地下钱庄问题,鄂尔多斯市副市长包崇明曾经表示,鄂尔多斯市将采取强力手段整治,但是治理的基本原则还是 引导 ,因为 地下钱庄 体系已经牵涉到了当地千家万户的利益,如果强力关闭或整顿,会引来社会秩序不稳定。

2008年至2009年,鄂尔多斯市政府想引导发展10家小额贷款试点公司。但相对于该市500余家合法从事民间融资的机构而言,这个批准数字无异杯水车薪。

鄂尔多斯发改委一位陈姓官员对《中国周刊》表示, 鄂尔多斯市目前的地下钱庄态势还在良性发展阶段,鉴于经济发展的需要,政府只能对其进行密切监控。

处于 密切监控 之下的民间金融市场,无疑让鄂尔多斯市政府感到庆幸。至今鄂尔多斯市还没有发生大规模、恶性的非法集资或卷款逃跑等案件。

这得益于当地钱庄的 自律 。钱庄的放贷利率多年来一直维持在月息3%左右,不超过5%,这成为鄂尔多斯市放贷业内不成文的规矩。风险再大一点,钱庄老板就不敢做了。

钱庄需要支付的成本月息则一路上涨,由2006年的1.2%、1.5%,涨至现在的2%,地下钱庄的盈利空间,也在不断被压缩。

2008年楼市不振,煤炭价格也下跌近4成,钱庄投资高额回报的情形一去不返。这也触动了钱庄敏感的风险神经,靠熟人信誉来维持的庄家 贷款者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不稳固。

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钱庄老板们手中的资金就已经只进不出。

形势不好,典当行、投资公司招牌都在撤,我们的小本买卖更不敢扛。 到了2009年初,万永年决定索性把钱收回来之后,关闭了 公司 。

关张近一个半月,万永年每天依旧要接两三个,他只能陪笑道: 我手中也没有钱呢!

满大街都是急得四处借钱的老板,有钱的却都不敢借。鄂尔多斯到了该引导地下游资阳光化的时候了。 上述陈姓官员这样说,他建议组建民营银行形式的村镇银行和社区银行,鼓励民间资本入股。但 这不是一个鄂尔多斯市政府能解决的事情 。

北京翻译公司
高压磁翻板液位计
北京回收服务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