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谢昱航暴利中总有地方政府逐利的影子东

2019-01-13 02:34:25

  谢昱航:暴利中总有地方政府逐利的影子

  4月底,央视财经频道选择广东至生活回答说:辽宁运输线路,跟随货车司机进行了三天两夜的体验。调查发现,运费至少三分之一被高昂的过路过桥费吸走。数据显示,路桥业利润远超房地产、石油、证券等行业,完全是一暴利行业

谢昱航暴利中总有地方政府逐利的影子东

。(中央电视台5月10日)

  《证券》曾评比过2009年三大暴利行业,路桥收费业位列榜首。公路经营为什么暴利?一是因为消费者必须照价买单──路是不能不走的;二是因为违规收费,收费站不该设的设,该少设的多设。2008年,国家审计署曾对国内18个省份收费公路进行了审计,发现辽宁、湖北等16个省份在100条公路上违规设置收费站158个,至2005年底违规收取通行费149亿元。浙江、安徽等7省份提高收费标准,多征收通行费82亿多冷冻离心机元。

  无论是政府还贷的公路,还是经营性公路,肥水都会流向政府。前者自不必说,钱就在政府手里打转,利润流不出去;而后者呢,政府自然少不了自己能得的份额,要不,他们怎么会玩猫儿腻,在还贷的期限内,将政府还贷路变成经营性公路转给企业,或是楼承板厂家批准明显不合理的收费期限?难怪论者指出,很多地方政府把收费公路当成了印钞机。

  而一向饱受诟病的房地产业暴利也一直在流汗,受益者同样是地方政府。统计表明,在整个房地产的建设、交易过程中,政府税、费收入占到了房地产价格的30%至40%。如果再加上占房地产价格20%至40%的土地费用,地方政府在房地产上的收入占到整个房地产价格的50%至80%。

  种种迹象表明,大凡赚钱的行业,往往都有政府部门的影子,或是政府直接参与买卖,或是给予企业垄断特权,让其有独占优势,或是给企业以政策优惠。

  如果说钱流向政府部门后,基本上做到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那么,公众也难说有多大损失。然而,恰恰在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上,很多事情让老百姓不放心。比如,前不久媒体报道,北京1年的停车费用接近100亿元,但北京公开的2010年占道停车费收入仅为2110万元,比2009年还减少1200万元;广州花都公路收费站1年收费4000万元左右,18年来至少收费10亿元,而其中大部分资金去向不明。收费公路收取的费用本应用于还贷、道路养护、人员费用、管理费、投资再建设其他道路,但审计表明,全国18个省份政府和交通部门将291亿应也要学会生活在阴暗里专项用于还贷的通行费收入,改用于其他项目,至于有多少被用于铺张浪费或者中饱私囊,媒体不断爆出的贪腐案可以提供判断参考。

  时下,社会正在热议菜价悖论,一方面农民菜卖不出去,贱至几分钱一斤,一方面城市居民抱怨菜吃不起。问题出在哪,很多人都在探寻,都在思考。其实,在媒体报道的大量信息面前,答案已经明了。比如,过多的路桥费让蔬菜运输成本太高,“一公里”过多的管制让蔬菜进城成本太高,高房价让卖菜成本太高等。而增加成本的关键环节,都牵连着暴利的行业,暴利又都进了政府部门腰包。解铃还需系铃人,与其广作社会动员帮农民卖菜,与其四处出击打击涨价行为,不如油温机规范政府行为,让政府回归公共服务本位。这样,不光是菜价悖论问题,还有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南通磨片切割片报价
多功能切菜器生产厂家
眉山高压成套电器品牌大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