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假涌入陕北掘富有吃有喝有红包

2018-10-30 11:40:26

假涌入陕北“掘富” 有吃有喝有红包

曾几何时,山西的假猖獗闻名全国。如今,和山西一样拥有丰富矿产资源的陕北,也成了假敲诈勒索的“重灾区”。  2010年4月,榆林市榆阳区金牛煤矿里丢了三枚雷管,按照相关规定,煤矿雷管外泄不但要被追究安全,还要被处以220万元的罚款。就在这时,一名自称是陕西举报的人找到煤矿负责人,说雷管在他手上,给10万元就把雷管送还。警方很快将这名“”控制。面对民警质问,他拿出了陕西举报的工作证及证。经查实,这两个证件都是假证。随后民警在他身上发现了许多收据,每张都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而涉及的单位和个人更是遍布榆林各县区。  这只是陕北近年来出没的假中的其中一个。更多的假整天活动于陕北的矿区、乡村,屡屡敲诈得手。榆林市一个实行有效证免费放行政策的公路收费站负责人告诉,一天之内,被检查的17名中只有3名是真。  “假证假名假,有吃有喝有红包。”在多日的采访中,发现这些假在陕北如鱼得水,很是“吃得开”。曾有一名在榆林颇有知名度的假,到一个偏僻县城后,竟能让警车开道,甚是威风。  一直在地方党报工作的老刘艳萍说,面对假,有些地方、有些单位的领导因心中有鬼,只好出钱消灾,给假行骗以可乘之机。有的领导甚至明知是假,还不敢向有关方面反映,生怕问题被传播出去,等于默认了假行骗。 (据《陕西》)[1][2][3]下一页警惕假涌入陕北“掘富”   曾几何时,山西的假猖獗闻名全国。如今,和山西一样拥有 富矿产资源的陕北,也成了假敲诈勒索的“重灾区”。频繁出没的假,不但干扰了基层的正常工作,而且给这个崇高的职业形象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人们不禁要问,假现象缘何日益严重?   “一些非法报刊社的假,一些尝到利用身份诈骗甜头的无业游民,甚至一些街头打烧饼、修鞋的小商小贩,都拿着假证,或穿梭于机关、企业,尤其是煤矿、交通治超点敲诈钱财,或骗免交过路费、旅游景点参观费,甚至混进了一些重要会议现场。”多年前,山西省的一份报告中这样描述该省假横行的现象。  不幸的是,近几年,三晋大地的这个“特色产业”也传染到了三秦大地特别是资源开发大潮中的陕北。一些人为了谋取个人利益,制造非法采访证件,炮制虚假稿件,敲诈勒索,对基层工作造成了很大干扰,严重影响了媒体和队伍的形象。  假“转战”陕北  2010年4月,榆林市榆阳区金牛煤矿里丢了三枚雷管,按照相关规定,煤矿雷管外泄不但要被追究安全,还要被处以220万元的罚款。就在这时,一位自称是陕西举报的人找到煤矿负责人,说雷管在他手上,给10万元就把雷管送还。煤矿负责人说太多了,给了这位“”6万元要回了雷管。  为了防止日后继续受勒索,煤矿负责人马上报了警。警方很快将这位“”控制。面对民警质问,他拿出了陕西举报的工作证及证。经查实,这两个证件都是假证。随后民警在他身上发现了许多收据,每张都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而涉及的单位和个人更是遍布榆林各县区。嫌疑人随身带的纸片上记的全都是榆林大大小小的煤矿和单位负责人的。  这只是陕北近年来出没的假中的其中一个。然而更多的假整天活动于陕北的矿区、乡村,屡屡敲诈得手。榆林市一个实行有效证免费放行政策的公路收费站负责人告诉,为了弄清从收费站经过的到底有多少假,收费站稽查股的工作人员特意对的证进行上核验,结果发现,一天之内,被检查的17 名中只有3名是真。  “假证假名假,有吃有喝有红包。”在多日的采访中,发现这些假在陕北如鱼得水,很是“吃得开”。曾有一位在榆林颇有知名度的假,不仅和车牌号都通过各种手段弄了好多“ 8”,而且到一个偏僻县城后,竟能让警车开道,甚是威风。  调查发现,假的敲诈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类:类,制造非法采访证件,进行彻头彻尾的敲诈勒索。2006年9月,刘某、马某等4人来到延安市子长县某石油企业,以该厂发生原油泄漏事故为由索要“封口费”,无奈之下,该企业给了刘某等现金1万元及10 条香烟。10月,刘某等人再次来到企业进行敲诈勒索,被该县公安机关抓获。事后经查,刘某等人所持证及工作证均系非法无效证件,是典型的假。第二类,“真假勾结”,配合进行。有合法证的人员进行采访监督,无证雇用人员出面谈判,敲诈。榆林市榆阳区某煤矿矿长王某向讲到,2011年5月,持有《××质量报》证的三人来到煤矿,以煤矿生产造成环境污染、地表塌陷等问题为由,索要“封口费”。王矿长上查证,为首一人所持证是真实的,确系《××质量报》。随后几天,该便由随行人员出面谈判,索要钱财。王矿长报警后,该逃离榆林。第三类,是以非法出版物或者非法站为掩护,进行诈骗的假。曾创作了专门描写时下报业大战和行业小说《》的榆林作家姬晓东说,2010年10月,他的友人就带来一位自称是《××调查研究》杂志的主任,上一查《××调查研究》杂志的名字赫然在非法出版物一列,一场正在酝酿的骗局也就“戛然而止”。  “现在这种以非法出版物或者站为掩护进行诈骗的行为越来越多了,几百块钱就能注册一个站,随便就能‘挂靠’一个‘媒体’,造假成本很低,致使骗子的行为越来越猖獗,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了。”姬晓东说。 前一页[1][2][3]下一页滋生假的土壤  近几年,来陕北招摇撞骗的假日益增多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假为何频繁出没陕北?主要是因为有其滋生的土壤。  “以榆林为例,‘十一五’以来,全市经济一直呈高速发展态势, GDP增速稳居全省,榆林的经济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发展、大跨越时期,因此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这就为一些假、假报刊所利用,来谋取非法利益。”榆林市文化广电出版局出版科一位负责人告诉。“现在政府信息还未能做到完全公开、透明,这就为一些假、无良提供了生存空间和内容,使其有了进一步敲诈行骗的所谓‘证据’,”姬晓东说,“另外,现在相当一部分单位领导为了息事宁人,不惹麻烦,花钱‘送瘟神’,不愿意反映类似假的问题,这种纵容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假的猖獗。”  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先后作案数十起,其行踪不但遍及延安13个区县,甚至还包括了榆林一些区县的假刘某说,他的办法主要是找问题,找到问题后人家每次都能给他一笔钱。而被这位假敲诈了 1.5万元的某单位领导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们工作上不是十全十美的,我想,如果把这些人得罪了,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老这么来,总不是办法,正常的工作也无法开展了,所以便花钱买平安。” 目前刘某已经归案。  不仅一些企业和基层单位负责人像上边的这位领导一样心甘情愿做着被敲诈的“冤大头”,甚至还有个别基层宣传部门领导充当起为假“拉皮条”要钱的角色,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  一直在地方党报工作的老刘艳萍说,面对假,有些地方、有些单位的领导因心中有鬼,只好出钱消灾,给假行骗以可乘之机。有的领导甚至明知是假,还不敢向有关方面反映,生怕问题被传播出去,等于默认了假行骗。  ,是社会的良心,正义的化身。如今,因为假的大量存在,却成为一个经常遭到非议的称号。陕北的一位媒体人士说,以前,他下基层采访,单位领导见了很热情,言谈举止都是真心的。然而,近两年,由于受假的影响,他们见了后往往敬而远之,不能真心以待,给采访造成了很大困难。  打击假须出组合拳  事实上,近年来,榆林、延安两地对假也屡屡打击,一批假在陕北栽了跟头。然而,由于缺乏联动机制,受骗单位或个人不能及时搜集证据等多种原因,假依然层出不穷。  “假,假报刊是借助媒体公信力,以不正常手段来谋取个人利益,严重破坏了媒体的采访秩序,危害相关法律法规以及采编出版制度的执行”,榆林市文化广电出版局一位分管领导向表示,“市委、市政府主管领导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多次召开专门会议听取工作汇报,组织制定整治方案,要求公开举报和邮箱,鼓励社会监督。”  据介绍,从今年4月下旬开始,按照省出版局要求,榆林市文化广电出版局制定了《榆林市报刊站专项治理工作方案》,组织开展了“报刊站专项治理百日行动”,对“假报刊、假站、假、假”等“四假”现象进行了重点整治。行动对174 家党政部门和235家企事业单位订购的报纸、期刊进行了抽查,有效防止了敲诈勒索的假,遏制了“有偿”等违法违规问题。  榆林市文化广电出版局分管领导告诉:“打击‘四假’ 现象,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为此,局里计划出台一些有针对性的措施,一是谋求市委、市政府支持,建立打击‘ 四假’现象联席会议制度,由宣传、出版部门牵头,公安、工商、纠风办、效能办等部门参与,定期召开会议,及时沟通情况,及时研究解决相关问题;二是畅通信息渠道,加强与县区政府特别是广电出版部门的联系,完善信息络,及时查处打击;三是深入基层进行调查,特别是乡镇、企业等单位,抓典型案件,及时曝光,形成打击声势。”  这无疑是一套很好的组合拳,然而,想强调的是,假必须严打,但那些被假敲诈的单位和个人,也必须严查。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假现象暴露出的是真问题,只有纪检、监察等部门也参与进来,对那些面对假时花钱消灾而不是及时举报的单位和个人进行深入调查、严肃处理,滋生假的土壤才有望能彻底铲除。(陕西 霍强)

前一页[1][2][3]

拉弯加工
分体式电磁流量计
铝合金天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